类人生物

现在大概是gbf主,fgo咕(

【K 尊礼】雪下的记忆

★咳,这篇是我13年写在记作业小本子上的,今天偶然刨出来就备份一下

 

★当时没有剧场版也没有第二季,设定未更新

 

★初中生文笔,我也想不通我当初的文风为啥是这样的(不过看着自己比中考分还低的语文高考分……)

 

 ★那么以下

 

 

  又下雪了……

  此日,先代赤王▪周防尊王权爆发刚满一年。此时,是傍晚。宗像独自来到学园岛中距离那个遗址不足百米的神社,弯腰在鸟居旁放下一束玫瑰。掏出BlueSparks 的烟盒,他愣了一瞬,明明已经没人会为自己点烟了,便苦笑着将烟放在玫瑰旁的雪地里。

  立在雪地中,他想起伏见说过的话:王,不就是孤单的生物吗。呵,自从失去那个人后,自己,也终于成为了名副其实的〝王〞吗?

  记得他一个不带任何欲望的轻吻,炽热的气息拂过耳畔:宗像,你一定会杀了我,只有你。斩钉截铁的语气。那时宗像轻笑着回答他:“哦呀,阁下还真是霸道呢,这种事,还没有征询我的意见吧。”而金色的眸子眯了起来,不置可否地笑笑。

  而后不久,事态逐渐滑落到无法逆转的局面。那天夜里,自己难得被愤怒冲昏了头。似乎是这样。但其实只要和他相处,宗像便觉得自己总是更容易被情绪左右。想到自己把他压在雪地里,两人不足盈尺的眼瞳,交错的呼吸。自己是为了他在焦虑,他却总是那种看起来满不在乎的态度,而每每想到这里,宗像又会感到些许烦躁。只有那个男人还在时,浅青的澄镜之水才常泛起波澜。

  但是,终结的那日,即去年的今日。无法忘怀的是周防那熔金的眼瞳中,倒映出自己墨色的悲哀。最后他将自己拥入怀中,却不同以往,那么轻,像是怕自己残破的双手,会损坏一件易碎的瓷器。但一如既往的,是炽烈的呼吸,他略显无力地垂下头,轻靠在自己耳边:“礼司,不要死。”宗像无奈地苦笑,周防怎么知道,在”青之王”作出这个选择时,“宗像礼司”也许已经不再。那个人,还是一样地任性啊。曾经充斥着两人的回忆,现在,只铭刻在一个人的脑海里。

  宗像不知什么时候起,已经静静地坐在鸟居前的台阶上,没有用圣域将雪花阻挡在外,而是任由落雪停留在自己肩上。在雪中久坐,此时宗像的体温已远低于正常,由是雪花没有消融,而是依旧苍白地存在。

  那盒烟已经被雪花打湿,玫瑰也失去了鲜活,而是略显疲惫的在雪下半掩着。宗像起身,没有再去理会它们,一个人走下台阶,拂去肩上落雪,他似又恢复往日那个完美而强大的青之王。台阶上只留下一个人的足迹。夜色无声地流淌,在静谧中消逝,天边泛起一抹霞光。脚印已经没有踪迹,玫瑰也完全被掩埋。唯有点点花瓣散落,如鲜血般,点缀在无暇的雪地上。只是在黎明的光辉中,渐看不真切。




捂脸,我真的不知道当初在写啥,自己打出来的時候就觉得好恥ずかしい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1 )

© 类人生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