类人生物

现在大概是gbf主,fgo咕(

〔ルシサン〕远い约束



◎文不对题的流水账,第一人称ooc注意

 
 

数千年前那一天,听到研究所的那番对话后,我就一直在逃避路西菲尔大人,虽然不知道他是否如路西法所说的那么想,但是我真的很怕得到那个答案。虽然他对我的态度并未改变,但我自己心底有什么裂隙在扩大。

在后来的叛乱中我选择了对立的一方。我可能无形相信了那番说辞,只想远远地离开那个人。进入那座坟墓般的监狱,我在他人的嘲笑中明白了这份恐惧的来源。我突然好想再见他一面,但是又担心现在这个样子的我被他疏远甚至厌恶。那样高洁公正的人,总是平等对待着众生,他的视野我永远也难以企及。为此我需要能让他正视我的力量,在他面前以对等的地位亲自问出那个答案。但是我的出现理所当然引起了空之世界的秩序的骚乱。

夺取了乌列尔,拉法尔和米迦勒的羽翼后,狡猾的加百列却主动将她的羽翼毁掉。我使用着那份夺来的、比起我来说已经很强大的力量,心中却明白这样还远远不能到达与路西菲尔大人对等的地位。但是即便这样他仍没有现身的意思吗?那么……不妨造成更多的骚乱吧。既然我达不到让他正视我的程度……那能见到他的方式只有对空之世界产生足够的危害,迫使他出面肃清异端了吧。这样就算被他处决,他也不会忘记我了吧?

只是没能问到他对我的真正想法,有些遗憾呢……但是既然他对我这样的举动都视而不见了,答案大概也显而易见了吧,那都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。

然而最终他并没有惩罚我,我所造成的那些损害他都视若无物,特异点也完好无损地站在了这里,他仍以两千年前那种不温不火的态度对待着我,平等的宽容着一切,包容着一切。我就是讨厌他这样暧昧的态度啊,仍不明不白地说什么与我同罪?别惹人发笑了。只是对一无是处的我廉价的同情而已。

 
 

接受着与那时在幽世不同的惩罚,在他温暖的核心中我终日无事可做,不知道这个种满咖啡的小镇是他的心象吗?那么其实他一直……不,不要想这些了,怎么可能。至少现在我可以每日泡着咖啡,做着想做的事。

 
 

那一天突然没有缘由地一阵心悸,接着是特异点一行人的闯入,我也隐约察觉了什么,路西菲尔会不顾我这个罪人就这样任由自己的核心暴露在外吗?

不想离开这个茧,不想面对他,苍之少女的话语却不断逼迫着我…我拼命否定着她,又何尝不是否定自己那仅存一丝的想法呢?我喊着,你懂路西菲尔的什么!?  但是我自己又懂什么呢?她其实却说的很明晰了。呵呵,想想当时的我也是被她说破了一切呢,当时的失态不是已经清楚地照出我肮脏的心境了吗?这样的我是不配留在他身边的…但是路西菲尔大人如果杳无音讯的话…

 
 

不,那个人是不会出事的。努力摇了摇头把这些想法从脑子里排除出去,苍之少女的话语确实起到了作用,我打破了茧。稍稍有些不好的预感,路西菲尔会这么轻易的让自己的核心被破坏吗?

眼前是寂静的迦南神殿和被波及而昏迷的特异点他们,我所做的终究是没有意义的吧……苍之少女、路莉亚吗?好吧,我就如你所言吧。

鞋跟在神殿的回廊中踏出回音。

长期离开身体的不适感使我轻微地喘息着,每一步都艰难至极。到达神殿的中心时我已经明明已经难以踏出下一步,但感知到那份微弱的力量,愈向深处走内心那片乌云越是挥之不去。

你抱着什么目的放任这骚动呢,你以什么心情而看着呢?你……不是在戏弄我对吧……呐?路西菲尔……

循着一份微弱的思念,我在神殿深处找到了“他”。即使只是……一部分,那份神情还是那样高贵而美丽。我毫无意识地踉踉跄跄走了过去,做出了以往从不敢做出的逾越之举,双膝失去了力量,眼里有什么滚烫的液体溢出,我眨了眨眼,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什么。怀中的“他”的思念传递而来,是虽然微弱却熟悉的一如既往温柔而清澈的声音。"他"说出了……我一直想知道的答案,一直想听到的那些话。但是他却听不到我的回应了。他就如当初擅自帮我背负那份罪孽,再次任性的、擅自决定把力量与责任托付于我,然后仿佛没有留下什么遗憾、又擅自离去。说什么,希望我替你守护空之世界?就这样相信我会守护你一直挂心的世界吗?但是你已经不在了,即便我怎样对待你的世界……你也不会知道的吧,世界什么的怎样都好!既然你把这份力量给了我,那怎样使用都是我的自由了!我会再次毁掉它的!如果不想这样的话……你就…再来阻止我啊……我像孩子发脾气似的喊着,句尾却渐没了声音。我没有说出最后的那一句话。我知道这已经不可能了。

这时他的思念又传递过来,我燃起一丝希望,喊着他的名字,路西菲尔,是我啊!他却只说,没有时间了。

为什么在最后,你还是只想着世界,而从来不想着自己,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,关于自己的话吗!

在接受这份力量时,我感受到他最后的思念,为什么天空如此湛蓝呢?我难以回答。「问い」即为「願い」?

无欲无求的天司长大人,最后说出自己仅有的私心:我的「问い」便是,再一次……与你……在中庭……共饮咖啡……圣德……

没能说完的话语,已经传递到了,我拼命地想否定,那样拼命想得到的东西,其实一直都在…吗?那样平等而公正的你,为什么单单对我,对我这个毫无用处的代替品……!?

那么这一次……我来替您背负吧。为了守护这个空之世界,我会付出我的一切。

 
 

路西菲尔大人,这份力量与姿态与我实在是不相称,终有一天我要完完整整的将其归还与您。我知道您不会那么轻易死去的,不会那样擅自地…抛下我吧?您的心情已经传达到了。我一定……!这份感情就暂时封存,但它不同于以前的压抑。现在我会在特异点的身边帮您见证,这股从苍碧天空尽头吹来的新风。

 
 

怎么说呢,因为芬算是被路路带大的吧,以前肯定一直没有接触过那些黑暗的东西,八成是后来进局子的时候被狱友灌输了一些乱七八糟(咳)的思想才会意识到自己的感情的,反倒是路路那边因为没什么改变一直很迟钝地察觉不到,才最终导致了悲剧。

 
 

参加不知道什么讲座时候写的,会场装了屏蔽,全凭记忆了,bug可能很多ouo

 
 

顺便这次百六终于get了小翅膀!开心到无以复加!

 

评论
热度 ( 11 )

© 类人生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