类人生物

现在大概是gbf主,fgo咕(

杂记,大概算是エドシロ?

听完好多遍drama后的一点小杂记?头一次写点什么发出来呢,也不知道在写什么(瞎写),总之欢迎指正www

伯爵:

       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,就产生了再次见到我的父亲(法利亚神父)这样的错觉。

       当然我并没有这样看待过他,因为要说起来他也只能算是个少年。

       但是为何呢,这个年纪的他不应该像还未产生复仇情绪的「我」一样吗,为何他的眼中,有着像父亲一样的,那悲天悯人的情感呢? 这一点使我莫名地焦躁。

       我否定他有着父亲一样的包容,那只能被称之为贪婪罢了,什么全人类的救赎啊,哈,那种不自量力的话语。但是他既没有表示出愤怒,也没有动摇。他已经失败了一次,消磨了六十年的光阴和莫大的期望。他自嘲,直到消失时也不知道自己的失败。即便如此也不愿意放弃那微乎其微的希望,还要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吗,哪怕折断双腿? 是的哦,他笑着回答道。这种态度又点燃了我的愤怒,为何他可以像那位,即使身陷囹圄却仍把希望留存给我这样愚蠢的青年,一次又一次地拯救了我的高洁之人一般呢? 我绝不承认。

       但是他既没有想过向当初屠杀城池之人复仇,也没有憎恨那些破坏了他用全部第二生为之努力的第三法的人。这样没有悔恨与憎恶的精神,却是我所惧怕的,或者说……不愿回忆起的。现在的我,大概只是没能回应吾父期待的,一介复仇鬼而已。

       虽然遇到了可以称之为「共犯」的御主,但我仍不是为了守护他人而存在的。这样的我的存在,是令人厌弃的,丑陋的。但那位少年,却说要连这样的我也拯救,而且据master所说,他也曾想要包容,在某个特异点出现的,此世全部之恶这种东西,哈,他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吧。就像圣堂教会那些人所说的异端一样,虽然他自身也是那种本就不正常的教会的人呢! 哈哈哈!  但吾父也背叛了,不,应该说是纠正了那教会扭曲的错误,希冀着拯救却被诋毁了吧。

       越是否定越能找到更多的相似点……吗?这种事,哈哈,真是可笑,那么我也不会嘲笑那份「贪婪」了,就让我看看你能在这条继承了吾父遗志的道路上走多远吧!是你自己也陷入绝望,还是粉身碎骨?哈哈哈哈哈!

以下开始不正经部分www

和master一起听了drama的天草:所以安哥拉曼纽先生我究竟和他哪像了?!  啊,顺便知道了那家伙居然惧怕圣别这种圣职者都会的东西,就是不知道对英灵有没有用呢?(master:天草你好像又露出了什么有阴谋的笑容啊,但是,我可要警告你,搞事不能不带我啊!)

作为master的我:嗨呀,我要守护这个笑声,好想截下来当什么铃声啊,好苏啊啊啊。还有罗阿你行不行啊你确定杀一个侍从会让伯爵最痛苦?要是我的话,是呢,就会吸伯爵的血不致死然后让他变成死徒嘛,明明这样会比较痛苦?诶…但是成了死徒就是否定人类史的存在,就不能成英灵了啊,嘛那还是这样就好www不过伯爵啊,美第奇家族和你无冤无仇吧,你这么对人家的房子真的好吗www还有那个可能性,莫不是你把经历告诉大仲马,他给你改了结局?毕竟隔壁的大侦探都说要听听柯南·道尔的建议了呢www

PS.信长笑的真好听www

还有月球历史上这个笔下角色和作者同时存在的设定真不错啊。

评论
热度 ( 57 )

© 类人生物 | Powered by LOFTER